一些因子在美国总统大选结束之后通常会有良好表现:

  • 价值股、小盘股和高波动率股在总统大选后往往会有良好表现;
  • 而成长股、动能股和质优股总是表现不佳;
  • 这是因为新的经济刺激措施鼓励追逐风险投资;
  • 不论哪个党派候选人获胜,也不论现任总统是否赢得连任,结果都是这样。

三种投资风格通常表现出众

我们查看了过去九次总统大选结束后七个月的股票表现:1984年(共和党候选人获胜)、1988年(民主党候选人获胜)、1996年(民主党候选人获胜)、2000年(共和党候选人获胜)、2004年(共和党候选人获胜)、2008年(民主党候选人获胜)、2012年(民主党候选人获胜)和2016年(共和党候选人获胜),对七种投资风格(价值股、成长股、分红股、质优股、市值、动能和高波动率)从举行大选的11月份开始,到截至5月份的接下来六个月的相对表现进行了分析。然后,我们将各个投资风格的历史长期平均收益率和七个月滚动期的平均收益率进行了比较。

价值、小市值和高波动率等因子在总统大选后期间的表现始终跑赢历史七个月平均相对回报率,在我们检验的9次总统大选(见表1)中有7次是这样。价值股是股价低于账面价值的股票,包括银行、金融机构和工业股。目前价值股的例子包括沃尔玛康卡斯特劳氏。往往承诺不久会进行高额分红成长股始终表现不佳。目前成长股的例子包括特斯拉Zoom等科技公司。

股票表现摘要

风格 1984-2016年平均回报率 总统大选后平均回报率 跑赢平均回报率次数
成长股 -0.1% -0..7% 3
小盘股 0.3% 1.7% 7
动能股 1.0% 0.6% 4
质优股 0.7% -1.1% 3
价值股 0.7% 2.0% 7
高波动率股 -0.2% 3.0% 7
分红股 0.6% 0.6% 4

价值股、小盘股和高波动率股在9次中的7次美国总统大选后期间跑赢其平均相对回报率(跑赢/跑输市场。

在1984年至2016年期间,对已知跑赢市场的小盘股和价值股的长期投资,其7个月平均表现分别跑赢市场0.3%和0.7%。但在每次总统大选后的7个月期间,这些股票分别跑赢市场1.7%和2.0%。小盘股的例子有NCR、网件公司Bed, Bath & Beyond

对高波动率股票的长期投资表现不佳,该期间平均表现跑输市场0.2%。但是,在总统大选后的期间,这些股票则跑赢市场3%。高波动率股例如贝宝脸书奈飞这三家公司。全部三种表现出众的投资风格——价值股、小盘股和高波动率股——在我们检验的9次总统大选中有7次跑赢各自的平均收益率,远多于其他投资风格。

不论谁赢得大选,这些投资风格都有良好表现

不论哪个党派候选人赢得大选,也不论现任总统是否赢得连任,结果都是这样。在表2中,我们列出了各投资风格在每次总统大选后的表现。我们用粗体凸显了三种投资风格跑赢各自平均收益率的年份。

我们发现,各投资风格的表现与获胜党派或现任总统是否连任无关。小盘股在共和党候选人获胜的4次大选以及在民主党候选人获胜的3次大选中跑赢其平均收益率,而价值股和高波动率股在共和党候选人获胜的3次大选以及在民主党候选人获胜的4次大选中跑赢其平均收益率。小盘股和价值股在现任总统获得连任的3次大选以及选出新总统的4次大选中跑赢其平均收益率,而高波动率股在现任总统获得连任的2次大选以及选出新总统的5次大选中跑赢其平均收益率。

风格 1984(i) 1988 1992 1996(i) 2000 2004(i) 2008 2012(i) 2016
成长股 -0.6% 2.0% -4.5% -1.2% -3.7% -1.0% 3.0% -4.3% 0.6%
小盘股 1.4% 1.8% 3.8% -4.5% 3.4% 3.0% 4.2% 4.5% -0.6%
动能股 2.1% 4.1% 1.7% -1.5% -5.9% 2.0% -4.5% -0.3% 0.7%
质优股 -0.1% -2.6% -4.3% 3.3% 2.9% -0.8% -1.2% -3.8% 0.9%
价值股 0.1% 1.0% 1.3% 3.9% 22.0% 4.1% 1.5% 4.1% 0.3%
高波动率股 -1.1% 2.3% 1.4% -0.1% -11.4% 1.8% 10.5% 6.6% 2.4%
分红股 0.8% 0.2% -0.5% 3.0% 15.5% 1.7% 1.1% 0.5% -2.2%
美国市场 17% 17% 10% 21% -14% 8% -2% 18% 15%

各投资风格在过去九次总统大选后跑赢/跑输市场的相对表现。只有价值股、小盘股和高波动率股在美国总统大选后总是跑赢市场,不论哪个党派的候选人获胜。共和党候选人入主白宫的大选年为红色,民主党候选人当选的大选年为蓝色。年度后的(i)表示现任总统获得连任的大选。粗体部分表示全部三个投资风格跑赢市场平均收益率的五年。

为什么会这样?

我们认为,价值股、小盘股和高波动率股在总统大选后有不错表现的一个原因是,新当选(或者获得连任的)总统往往会推出一系列经济刺激措施,使经济复苏或增长,从而鼓励了追逐风险投资。价值股在这段时间会跑赢成长股,这是因为复苏/刺激政策往往具有通胀倾向。这种情况导致(价值股产生的)即期现金流增加,(成长股产生的)远期现金流折价。市值较小公司的收益率往往更不稳定,因此小市值和高波动率这两种投资风格在追逐风险环境下有不错表现也就不足为奇了。

今年是动荡而充满惊奇的一年,很难肯定地说价值股、小盘股和高波动率股是否会延续表现良好的既定模式。如果美国政府通过一揽子经济刺激措施,推动美国经济在新冠疫情影响下复苏,且下一任美国总统延续前任总统的政策,我们确实应该预期,不论2020年总统大选最终谁会当选,这三种投资风格都会有良好表现。

请关注 Style Analytics 微信公众号

Style Analytics 联系人 – 胡嘉

Style Analytics 联系人 – 谭悦

Leave a Reply